心有千千结

我得了一种间歇性希望自己永远不长大的病。

这次回家,意外得知高中同学有三个已经离开我们了,想想就觉得非常难以接受。虽然从小就经历过生离死别,对,是真的很小的时候就经历过很痛苦的生离死别,但是知道这个消息,还是很难接受。毕竟我是没法对苦难产生免疫的,并不会因为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就会对生死看得很淡,就像梦到亲人离世的时候还是会在梦中哭醒。潜意识是没法抑制的,不管平时再怎么强迫自己理智冷静,一到梦里就恢复原样。倒不如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就那么脆弱,就那么无能,然后好好珍惜身边的亲人。

在同学家看到了彩虹

冒着生命危险爬到楼顶拍到的月亮。由于家里前面是海,所以照片上的点点星光其实是对岸的灯火。农村的夜晚很安静,虫子和蟋蟀的声音很清晰,还有海上轮船发动机的声音,都是人生前十几年最熟悉的一切。

不开心,感觉自己好失败,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做不到自如地控制自己的情绪。也许我从小到大脑袋都只能单线程工作,心里永远只能想一件事情,脑袋只能集中一件事,多了就感觉烦躁。想到国庆要回家参加哥的婚礼,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点忧伤😔那种感觉就像是看着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男孩要成家了,是别人家的了,以后我再也不能随便打扰别人,再也不能随便向他撒娇和发脾气。虽然我早就预料到,只要我一毕业,就会陆陆续续见证从小一起长大的各个哥们的婚礼,从阿林,到哥,接着还有阿标,甚至鸡哥以及老弟,想着自己就要被迫成长,升级辈分成为各个小屁孩的姑姑和姨妈,想想就很伤心。我明明还是个孩子呀,家庭聚餐我明明坐在儿童桌,可很快我就要被挤出局了。还有我是真心觉得感情的东西很烦人,很抗拒,我也真的很讨厌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。话说上帝造人的时候为啥没有造出具有自交能力的人类,硬要男女匹配才可以呢?还有就算要男女匹配,为什么不提前配好,而非得整那么多幺蛾子,让我们在茫茫人海里大海捞针,还整出那么多莫名其妙的情绪让人烦,我也是醉了。上帝造人浑身都是bug,偏偏人还不能轻易免俗,希望没有欲念不谈恋爱不结婚也是困难重重,不管这困难来自于自身还是家庭还是社会,想想就很不开心。上帝呀,下辈子请一定不要让我做人,如果一定要的话,请让我做个没有思想和情绪的智障吧。

无欲则刚,有欲望就会有痛苦,真烦恼,希望以后谁也不要来招惹我,除了猫和狗。

所以我时常害怕,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此后如竟没有炬火,我便是唯一的光。倘若有了炬火,出了太阳,我们自然心悦诚服地消失。不但毫无不平,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;因为他照亮了人类,连我都在内。我又愿中国青年都只是向上走,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。——鲁迅

厦门之旅。由于不是一个人的自由行,所以我全程没查任何资料也没做任何攻略。毕竟是公司出游,团建才是目的,只是可以顺带玩一玩。一切不出意料,也没有任何意外,去的都是曾厝安,鼓浪屿,厦门大学这些景点。一路上跟着导游走,加上我陪着一个比较多话,活泼,爱吃爱玩的女同事,所以基本上全程我都没用脑子,就是盲目地跟着他们走,同意她们提出的任何建议。值得欣慰的是,厦门是一个非常干净的城市,在街道上没有看到任何垃圾,这一点让人感觉比较舒服。曾厝安是傍晚过去的,跟着女同事找吃找喝的乱逛,感觉曾厝安就是一个小小的商业街,跟北京的南锣鼓巷,阳朔的酒吧街,甚至广州的北京路大同小异,只是它更加狭窄,吃喝的种类更少,特色更少。毕竟我个人觉得南锣鼓巷和北京路有空时去逛逛还是挺享受的,酒吧街和曾厝安则路太窄人太多了。

第二个景点是鼓浪屿。由于目前是金砖会议期间,所以出入各大景点都需要验身份证,比较麻烦,加上去鼓浪屿的人实在太多,以至于在等船来回的过程中耗费了不少时间。其实鼓浪屿的最大特色,正如某朋友所说的,就是豪宅。导游带我们去参观的,就是鼓浪屿四大家族的豪宅和花园,当然期间还夹杂了导游推荐商家货物以及参观钢琴博物馆。不得不承认,鼓浪屿上的建筑都非常漂亮,海水也很清澈,如果读书时期或者年老时在这样的小岛上生活,应该是非常幸福的。不过一想到每天有那么多陌生人涌入这个小岛参观,如果我是岛上的居民,可能宁愿搬离这里生活,只把自己的房子租给别人挣钱。

今天最后一站是厦门大学。由于厦大不像普通大学随时对所有人开放,所以我们又花了时间排队等进入厦大。进入厦大后,真正参观的地方是芙蓉隧道,也是几乎我所有朋友到厦大都会去拍照的地方,因为隧道里画满了漫画。不少作品只是简单复制了文艺作品的内容,当然也有少部分是自己创作的,给人的感觉就是青春充满活力,尤其是当上面的落款是学生会,各个学院之类的,感觉又回到了大学。觉得厦大的学子好幸福,有这么一个这么好的渠道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诉求。

以上就是这两天厦门之旅的内容。明天继续。

爱之于我,不是肌肤之亲,不是一蔬一饭。她是一种不死的欲望,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。

一个人的自我价值认定,不应系于他者——一个人,或者一段关系、一段婚姻。这个自我价值认定的权利,不能放逐出去,也不应该出让。


但是,这不代表人就可以坚定地在任何情形下,坚定认定自我正确,完全不反思、不自省,这是自大,甚至是愚蠢。


没有白过的人生,没有白经历的挫折,前提是:足够自省。